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我在天庭有家杂货铺 > 第一章 导人向善有机缘!

第一章 导人向善有机缘!

不想错过《顶点小说》更新?安装顶点小说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S市地处华夏西南方,地貌复杂,有高原、平原、丘陵、盆地之分。经济上或许没有沿海城市发达,但也差不太多,处于全国前十行列之中。
  
      夜晚,郊外。
  
      铭德山庄是富人集聚地,青山拥抱,绿水环绕,山顶上终年云雾缭绕,宛如人间仙境。
  
      通往铭德山庄半路中。
  
      一伙六个青年蹲在路边,有的带着耳钉,穿着奇装异服,有的将头发染成五颜六色,一看就不是良好市民,优秀青年。
  
      这时候,那名戴着耳钉的青年从裤兜里掏出一根三块五一盒的红山茶香烟点燃。口感不错,抽起来非常带劲,一口下去连续咳嗽几声,眉头都皱了起来。
  
      “玛德,果然一分钱一分货,这特么什么狗屁烟啊,一口下去舌头都整麻了!”
  
      其余几个青年苦着一张脸道:“狗哥你就忍忍吧,咱们身上都没钱了,今晚要是再搞不到一点烟钱,估计连红山茶烟屁股都要捡来抽了!”
  
      耳钉青年不耐的摇摇手,道:“行了行了,难道老子会不知道吗,今晚找一个倒霉鬼应应急,弄点钱来花花!”
  
      突然。
  
      一名蓝头发青年指着黑夜中的某个人影,道:“狗哥快看,说倒霉蛋就有倒霉蛋送上门来了,还特么牵着一辆自行车呢,卖二手车也能弄到二十块左右吧!”
  
      啪!
  
      戴耳钉青年一巴掌打在蓝发青年头上,笑道:“小子眼力劲不错啊,自行车都是小意思,现金和银行卡才是重点照顾对象!”说着,他挥挥手对五个手下道:“哥几个走着,宰肥羊了!”
  
      另一边。
  
      何小草牵着自行车缓缓前进,手里拿着一个矿泉水瓶子,里面的水还有一大半。只是细细看去又能发现不同。
  
      俗话说,酒越喝越暖,水越喝越寒,谁见过大半夜喝水把脸给喝红,把精神越喝越迷糊的啊。很明显,矿泉水瓶子里装的不是水,是酒,而且是玉米酒或高粱酒一类。毕竟市场上出售的米酒通常只有7-19度,常人喝那么一点还不至于把自己搞的脸红气喘。
  
      “喂喂喂,小子你特么给老子停下来,哥几个找你借钱花花!”
  
      何小草抬头看去,六个青年一字排开,带头的青年叼着香烟,已经去了一半,剩下的五个人脸上带笑,看他好似看猎物一般。
  
      何小草指了指自己鼻子问道:“你们是在和我说话吗?”
  
      艹!
  
      六个青年瞬间怒了,装,接着装,路上除了你还有其余人吗?
  
      “这小子耍我们呢狗哥,咱们不要和他客气,先教训一下这小兔崽子,免得他不够老实,给我们装B!”
  
      啪!
  
      耳钉青年给了说话之人一个耳光。“MLGBD,你特娘的给老子闭嘴,你丫的懂不懂法,知不知道自己说的行为是抢劫啊。艹,我们是来借钱的,属于文明行为,警察管不了懂吗!”
  
      那名被扇耳光的青年连连点头表示同意道:“狗哥说的对,我们是借,不是来抢劫的!”
  
      呼……
  
      一阵微风吹过,何小草摇摇脑袋,清醒了一些,也听到了两个青年对话。
  
      “嗐,我还以为什么事呢,不就是抢劫嘛,多大个情况啊!”说着,他拍了拍自行车座椅,然后放下后轮边上的撑脚架,让车自己能够站立不倒,方便大家。
  
      这时候六个青年相互看了看,眼睛里满是不可置信,好像是在相互质问一样。抢劫就是这么简单,这么随意?
  
      麻麻啊,干这行果然发财,难怪法律要禁止了!
  
      然而下一刻六个青年就不这么认为了。
  
      何小草自行车后座上绑着一个蛇皮口袋包袱,拉链没有拉严实,可以看见里面装的衣服,不是很好,有条牛仔裤都洗泛白了。
  
      再往蛇皮袋下方看去……
  
      我滴妈啊,六个青年吓得亡魂直冒,三魂七魄都飞走了。
  
      西瓜刀,一把明晃晃的西瓜刀,不算刀把有30厘米长,算上刀把有50厘米左右。不过这都不算什么,最主要是,刀把旁边还有没擦干净的某种红色液体,足以让人浮想联翩,背脊发寒!
  
      西瓜刀这玩意儿,砍人可以见骨,但又不容易把人弄残,不算管制刀具,不是太嚣张连警察也不会过问,是街头干架的常见东西。
  
      这小子是硬茬,是狠角色,估计刚刚从某个场子出来,正兴奋着呢!
  
      等等!
  
      空气中还飘散着酒味,很浓郁,是从那小子身上传出来的!
  
      戴耳钉青年瞳孔一张,额头见汗,眼神中露出点点恐惧之色,发誓干完这一票再也不干这一行了。自己虽然浑,但并不是彻彻底底的坏人,最起码恐惧还未泯灭,良知还未消失,自己可不能有事发生,否则家里老人谁照顾啊!
  
      耳钉青年嘴角一抽,何小草左手拿着西瓜刀也在缓缓外抽,一边抽嘴里还一边嘀咕,道:“怎么会没擦干净呢,这大半夜的不是吓唬人吗,以后千万要注意了,做事情不能留下一点蛛丝马迹才行!”
  
      噗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