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诡三国 > 第1809章 情绪蔓延

第1809章 情绪蔓延

不想错过《顶点小说》更新?安装顶点小说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如果碰到了一个怎样都会输的局面,一般人会怎么做?
  如果是无关痛痒的小游戏,多半人说一句牌真烂,骂两句发牌员,然后就投了,等着下一局了,可是如果这一局将决定身家幸福,甚至是未来是否还能生存的时候,还能那么冷静的对待手上的烂牌,还能无所谓的抛开,去等着别人决定自己生死么?
  显然,大多数的人,是做不到的。
  袁熙也是如此。
  不喜欢自己的老爹,像是丢垃圾一样将他丢到了幽州,然后碰上的不是粗鲁野蛮的鲜卑人,就是几乎跟胡人没什么区别的大头兵,好不容易遇到了几个可以聊得来的,偏偏又是半敌半友的状态,着实令人郁闷。
  而现在居然发展到,自己家的老婆,结果被自家的兄弟给送走了!
  袁熙一度觉得自己是不是疯了,怎么会遇到这样的破事情!
  就像是自己上桌玩牌,永远分到的都是烂牌!
  然后对手似乎永远都是一手好牌,自己打出什么牌面出去,总是被吃得死死的……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冬天,骠骑将军似乎并没有动用太多的兵马,就将原本袁熙心中多少觉得有些可怕的鲜卑人,搅动得分崩离析。或许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多少明显的变化,但是就像是潜藏在水下的暗流一样,当步度根和柯比能身陷其中之后,便被水流带动着,旋转着,连他们自己都无法控制自己前进的方向。
  柯比能王庭被袭击,然后不得不后撤重整,这对于步度根来说,则是如同沙漠之中即将渴死的人捡到了一壶酒水一样,根本管不了这一壶的酒水是不是鸩酒,也只能是先喝了再说!
  步度根不容许柯比能再度强大起来,所以在赵云撤退之后,便立刻不顾部落一些反对的声音,强行带着人马去追杀柯比能……
  冬日行军,而且还是在大漠严寒之中!
  当然,步度根表示既然汉人可以做到,他们自然也是可以!
  但是严酷无情的冬雪,彻底的击溃了鲜卑人,不管是步度根还是柯比能都是如此……
  这一场战役,柯比能失去了大量原本掌控的土地,一直退到了辽东山林之中,而步度根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是获取了胜利,但是在这一场追杀的过程中,冻死的人马是直接战损的十倍以上!
  今年开春,可以预见的是,鲜卑人将有大量的部落面临着人手缺乏战马缺失的情况,而这样的情形,沮授预估,至少十年时间,一代人之内,鲜卑别想着做什么大动作了。
  在袁熙得知了这样的情形之后,在心中略微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不得不佩服骠骑将军的谋略……
  当然,多数还是在沮授的提点之下,袁熙才算是想明白的。先是刘和作为先导,将一切勾连在了一起,然后便开始了整体的行动,而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最终引导步度根和柯比能最后在自相残杀当中,最大程度的消耗掉鲜卑的力量。
  沮授啧啧赞叹,袁熙却觉得心中越听越凉。
  这样的一个骠骑将军,自己要怎么办?
  所谓的幽州之位,自己又能坐多久?
  在不断的自我审视和自我怀疑当中,正当袁熙渐渐开始偏向了骠骑将军的时候,却猛然间接到了这样的一个消息……
  这酸爽,简直一言难尽。
  除了老刘家的传统,有谁会喜欢自家的老婆天天放在别人家里?
  袁熙很是愤怒,可是愤怒过后,却像是虚脱了一样的无奈。
  现在已经不是去指责袁尚这个该死的兄弟为什么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而是接下来要怎么办?
  甄氏虽然是袁绍指派的,起初的时候袁熙多少还不乐意,毕竟当时甄氏还小,一个没长开的小丫头片子,又不是张三爷,谁喜欢平平如洗啊……
  可是人总是有真香的时候,当袁熙觉得越来越香的时候,却不得不离开了邺城,来到了鸟不拉屎的幽州。
  这一待,便是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一年又一年。
  然后有个声音在耳边回荡,时代变了啊……
  时代变了没有关系,毕竟时代天天都在变,可是谁有说过,时代变了,老婆就要跑到别人那边去了?
  沮授看着袁熙,多少心中有些同情。不过沮授心中也是清楚,作为弱者,其实没有太多的选择余地。一个太过于美貌的女人,和太过于美貌的男人一样,向来就像是璀璨的珠宝,会引起他人的觊觎。没有保护的余地,那么就意味着要随时被这个或是那个玩弄,即便不是骠骑将军,或许也会有其他的人。
  『此事……』沮授对着袁熙说道,『少主可去信骠骑,以祈归还也……』弱者就要有弱者的姿态,既然出了这个事情,就只能想办法去解决,而表示一个谦卑的姿态,向骠骑祈求,多半骠骑也不至于为难袁熙。
  不过么,至于其他的么……
  就像是历史上老曹同学归还了刘大耳的妻子一样,这个事情么,老曹同学究竟做还是没有做?老曹不说,老刘也不提。
  就像是那一句吐槽,生活想要过得去,头上就要带点绿……
  可惜袁熙不像是刘备,他也没有刘备那种从底层爬起来的坚强韧性,听闻沮授的话语,不由得愤怒的说道:『某袁氏四世三公,何尝向他人祈求过何事?!』一个人愤怒和上头的时候,是听不见别人说一些什么的。或者说,就算是听见了,也未必能够进行分析和处理,所有的大脑进程都被怒火占据,更谈不上什么行为得体了。在袁熙观念当中,这就像是被隔壁老王戴了帽子,然后还要去求隔壁老王手下留情,别把自己老婆弄伤了,什么时候开心了,再送自家老婆回家一样,简直就是羞辱到了极致。
  沮授沉默着,微微叹了一口气。都到了这个地步上,还顾着你的面子干什么?袁熙你觉得你面子价值万金,可是其他人呢?袁熙你考虑了你的面子,可是有考虑过这幽州,这渔阳上下跟着你的所有人的面子么?
  若是早听某一句话,找些做出了决断,不管是选择哪一家,也不至于像是现在被人拿捏戏弄啊……
  一个冬天都过去了,某一问,你就是说再考虑考虑,然后好了,现在『考虑』出来了这样的事情。若是早些表示愿意归于骠骑之下,现在骠骑自然就会将甄氏归还,而且就算是现在表态也不算迟,非要犟着一个袁氏的颜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